央廣網淮安11月14日消息(江蘇台記者劉志 丁俊)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江蘇淮安盱眙幾十戶農民近日向媒體反映,5到7月份期間,他們在一位“糧食經紀人”陪同下,通過了各項檢查指標後,把種植的糧食賣給了盱眙縣官灘糧庫。但到現在仍沒有拿到一分錢賣糧款。被拖欠金額合計110多萬元,半年的辛苦只換來了一張白條。
  沈陽是農民們口中的所說的糧食經紀人,每當到了小麥等糧食作物收穫的季節,他們會在沈陽的陪同下把糧食賣給盱眙官灘糧庫。農民們告訴記者,他們選擇這樣做是因為通常情況下,經過沈陽這樣的糧食經紀人賣糧入庫,他們糧食的質量指標過關更容易,也能賣個不錯的價錢。投訴的農民說,今年6月他們的小麥統一通過沈陽的名義入庫了修紅梅女士承包的7號倉後,時至今日,幾十戶農民沒有收到一分錢。
  投訴人盧女士:糧庫負責人魏文洲、修紅梅、沈陽,將農戶商戶糧食誆騙至官灘糧庫內,經過各項指標後,入進7號倉內。隨後他們三人互相推諉,讓沈陽給老百姓打白條,半年的辛苦錢只得到了一張白條。
  記者聯繫到了盱眙縣糧食局紀委書記李其標,李書記介紹說儘管7號糧倉承包給了修紅梅女士,不過對於糧食入庫的質量把關以及支付給農民糧食款的資金把關都是糧管所來執行,同時表示賣糧款都是當時支付,不可能打白條:
  李其標:我只知道誰來賣糧食,這個錢就給誰;我們不存在打白條子,也不存在欠錢。
  農民沒有收到賣糧款,糧庫不可能打白條,那麼這筆錢到底去了哪裡?記者來到了盱眙官灘糧庫,由於當時農民是通過糧食經紀人沈陽統一將糧食入庫的,那麼糧庫方面有沒有把糧食款支付給沈陽呢?官灘國家糧食儲備庫主任魏文洲回應說錢肯定給了:
  魏文洲:我可以拿憑據。我們支付過的,一筆不差。
  在記者的要求下,糧庫方面出示了《江蘇省盱眙縣糧食收購統一憑證》,記者看到6月份的多張憑證上糧食入庫姓名是沈陽,但是通過憑證領取糧食款的的簽名人卻是7號倉庫的承包人修紅梅。為什麼沈陽入庫的糧食,修紅梅卻能拿著憑證領到錢?對此,魏主任解釋說因為沈陽和修紅梅是同學關係:
  魏文洲:但是我們糧庫這個錢直接支付給了修紅梅也是對的,因為他跟她是同學關係。
  魏主任表示說,這是長期以來的一種做法,不過也最後也承認是他們在監管上的缺失:
  記者:我們有沒有監管責任?
  魏文洲:那就是說我們流程上缺失了,流程上就是不太科學。
  記者通過不斷聯繫兩位當事人沈陽和修紅梅,他們最終來到了官灘糧庫,在多方在場的情況下,修紅梅承認錢是自己領走了,不過錢已經給了沈陽,而沈陽卻稱自己並沒有收到修紅梅的錢,自己因此欠下農民110多萬糧食款無法交差:
  記者:關於沈陽入庫那些糧食款是你簽字領走的吧?
  修紅梅:基本在這邊入庫的糧食款都是我在接。
  記者:老百姓的糧食款在你這邊嗎?
  修紅梅:不在。
  記者:那不是你領走的嗎?
  修紅梅:領走我已經給他了呀。我又給沈陽了啊。
  記者:到底欠老百姓的款在哪裡?
  沈陽:我沒收到。
  記者:你欠這些老百姓大概多少錢?
  沈陽:大概110萬多一點。現在的局面就是她已經讓我交不了差了。
  據瞭解,修紅梅和沈陽之前存在某種合作關係,據修紅梅說他們和糧庫有口頭協議,沈陽入庫的糧食,修紅梅用憑證可以領到款項。不過之後兩人之間產生了經濟上的矛盾,目前兩人都不承認農民的糧食款在自己手上。投訴的農民們告訴記者他們已經向當地警方報警,希望警方儘快介入調查,給老百姓一個結果。  (原標題:江蘇盱眙農民賣夏糧入國家糧庫 百萬糧款化作一紙白條)
創作者介紹

自助餐

vx89vxtnd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